短篇故事集(一次就好)作文

作者:短篇故事集(一次就好)作文 来源:未知 2020-10-18   阅读:

一次就好,我带你去看天荒地老-纪修染我们终究是放了手—司馨言他与她相识在一场无聊的宴会。当时的纪修染,有着不属于他那个年龄的稳重与成熟。他在觥筹交错中看见了角落

  一次就好,我带你去看天荒地老 -纪修染

  我们终究是放了手 —司馨言

  他与她相识在一场无聊的宴会。当时的纪修染,有着不属于他那个年龄的稳重与成熟。他在觥筹交错中看见了角落里的她。那时的她好像一个小仓鼠一样。嘴巴鼓鼓的。那个好像不属于这个宴会的她立马就吸引了纪修染。也许好奇心占了上风,纪修染上前询问了:“你叫什么名字?”只见那姑娘含糊不清道:“我唔叫司馨言。”这三字,二十九画,已深深刻入他心。

  纪修染十一岁那年,他们隔壁搬来了新住户。纪修染正背着《长恨歌》,没兴趣去看。“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家啊。”一道稚嫩的声音传入纪修染耳中。纪修染几乎反射性的丢掉书跑出房间。果然,他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咦?修染你背到《长恨歌》了?快来认识一下,我们的新邻居。”路婉端庄道。纪修染眼底又恢复了一片淡漠。司馨言也看到了那个在她心里与众不同的身影,惊讶地说道:“我的新邻居就是你噢?第二次见面请多指教哦。”纪修染还是那么冷淡:“嗯。”司馨言小声嘟囔道:“真是个大冰块。”

  转眼,时间过去一年了。司馨言还是那样没心没肺。只不过有纪修染的地方就有她。完全变成了的跟屁虫。纪修染呢。依旧是一副冰山的形象,不过他会每天等着司馨言上学放学。有人问起,他只淡漠的说一句:“顺路而已。”

  直到有一天放学。纪修染依旧像往常一样等着司馨言。从放学等到天黑。愣是不见司馨言从那栋教学楼里走下来。纪修染抬手看了看表。不可觉察的蹙了蹙剑眉。他缓步走上阶梯。找了半天愣是没找到那小丫头的身影。纪修染开始慌了。疯了一般冲出校门口。直赴司珞言家奔去。这时司铁寒慈祥的问道:“修染,我家言言呢。没跟你一起?”纪修染稳了稳心神:“寒叔,我们家今天吃的鲍鱼。就让在我们家吃了。”“好,记得叫她早点回来啊。”纪修染疯了一样的打她同学的电话。最后终于在她一个好朋友的电话里听到了她的声音。他感觉自己的心一块大石头落了地。“大冰山,我在这儿呢。”看见那熟悉的笑颜。纪修染气未消。冰冷道:“下次你再乱跑试试看。”司馨言神色委屈:“下次不会了原谅我嘛,修染哥哥。”看着女孩儿委屈的深色。纪修染心里一疼。神色缓和了几分:“乖,下次不许再乱跑了。”纪修染好像忽然意识到这女孩已经在他心里无可替代了。

  三年,短短不过三年的时间。纪修染就利用寒暑假。带着司馨言走遍了大半个中国。纪修染把所有的温柔都砸在了司馨言的身上。纪修染和顾长安开玩笑说:“我拿了余生做赌注。”顾长安并不是那么信任司馨言。于是疑惑的问:“万一你输了怎么办?”纪修染笑了笑。信誓旦旦的说道:“我敢拿余生做赌注。我就知道她不会让我输。”当纪修染说完这话,顾南城摇摇头走了。司馨言嘴角荡漾起一丝甜蜜笑意。风从两人之间吹过,她的长发扫过他的耳朵,似乎是在诠释长久的幸福。纪修染这三年把他所有的好给了面前这个女孩。司馨言一笑便倾了城:“修染,我听说传说中的你是不近女色的呢。”纪修染眼底仿佛有璀璨星辰:“嗯,不近女色,独独近一个你。”司馨言笑了。浅浅的一吻落在纪修染左颊的酒窝上,从树林上投射下的阳光仿佛是为一对璧人量身定制的婚纱。

  转眼到了初三下学期。五四文艺汇演。一向不喜欢人多的纪修染报名了一个独唱节目。到了那天,待主持人介绍完毕后,纪修染一身黑色西装。抱着他的吉他上了台。他站在舞台中央,道:“一次就好,我带你去看天荒地老。”“想看你笑,想和你闹,想拥你入我怀抱。”少年。一把吉他,一身西装伫立在舞台中央。低层而有磁性的声音通过音箱扩散。厚重,悠长。让人无比安心。一曲终了,人们仿佛还没从视听盛宴中反应过来。有许多女生低声议论道:“这小哥哥好帅啊,有没有女朋友?”她们互相打听着。但是下一秒她们就闭嘴了。与纪修染视线交接的司馨言瞬间成为了全场焦点。司馨言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看着纪修染,直至的走下了台,步伐坚定地向他走来。但是她的心理已经和从前大不相同了。纪修染还是那样情深,在他心里。:遇见她之后,千万星辰皆因她失色。这滚滚红尘,漫漫人生,他心里只容得下一个她。

  临近期末,司馨言不知怎的开始疏远纪修染了。但是纪修染并未发现女生那么多细腻的小心思。仍是对她那么好。纪修染权势滔天。自然知道他在抽烟,在喝酒,变成不良少女了。当手下人把照片送在他面前时纪修染随意看了一眼。当看到照片中的女子是谁时,顿时失了神。口中喃喃道:“这不是真的你……”纪修染手里攥着那沓照片在学生会找到了正在玩的司馨言。未等纪修染开口。司馨言很自然地走过去挽着他的手。先开口了:“修染,你来啦。”纪修染手上青筋暴起。强装镇定道:“有事,去隔间谈吧。”纪修染径直走了进去。司馨言似乎也察觉到有些不对劲。默默地跟了进去。纪修染开门见山道:“言言,你能告诉我这是不是你?”说着,甩出了那一沓照片。司馨言神色有些慌张,连忙辩白:“这不是我啊,修染你认错了吧?”纪修染听到这话攥着拳头,骨节有些泛白:“好,我先走了,还要工作。”

  期末考试前一天。下了一场大雨。纪修染正准备去接司馨言,便打了个电话:“言言,你在哪儿呢?今天下雨,我来接你。”司馨言那边很安静:“修染,我在图书馆呢。你就不用来接我啦,明天要去考试,我要多待会儿,而且等一会我还要跟几个姐妹出去喝奶茶。”说完,司馨言。便挂了电话

  纪修染隐隐觉察到些不对劲。待到图书馆关门的时间。他还是撑了一把雨伞去看了一眼,果然没有司馨言的身影。正当他走在回家路上的时候。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女声:“东文。考完试我们去游乐园玩好不好呀?”十年的认识让她一瞬间便判断出了这个女孩儿是谁。“好。”另一个人声音响起。带着满满的宠溺。纪修染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便拨通了电话。顿时,一道手机铃声响起,司馨言看到手机屏幕的一瞬间便慌了神。“别慌,谁?”那道沉稳的男生响起。但司馨言却不那么稳重。慌到连声音都变了音调:“纪,纪修染……”“那就直接挂掉。我们还要过二人世界。”男声再次响起。纪修染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看着前面愈行愈远的两人。昂贵的风衣和衬衫被他一把丢到地下。这时的纪修染恐怖极了。仿佛是从大雨中走来的死神……

  他们分手的事很快传开了。纪修染并未就此堕落。反而是越来越好,但他的笑容不见了。每天说话都不超过30个字。一心扑在了工作上。当有人要为他介绍对象的时候,他也会转身就走。刚开始对外宣称的是他们两和平分手。奈何八卦力量强大。很快就扒出了事实真相。是司馨言背叛了纪修染和许东文在一起了。路婉听到这些的时候肺都要气炸了。纪凛与路婉直接找上了司家门口。刚开始司家父母还不信,后来。看到了学校那个帖子。也由不得他们不信了。司铁寒是位军人。很重义气。看到从小宠爱到大的小公主背叛了他们看好的寡言少年时。他的夫人直接被气晕过去。司铁寒也被气得全身颤抖。毕竟他们的企业还是要靠纪家来帮忙的。没有了纪家的支持他们什么都不是。

  在纪凛的全力打去下,司家很快就破产了。纪修染也去练了跆拳道。并声名远扬,成为许多人的噩梦。还收了十八个徒弟,建立了一个让所有跆拳道馆都不敢招惹的道馆。由此也获得一个称号,纪皇。

  有一天。纪修染正在学生会安安静静的工作。突然听到外面有一阵吵闹声。剑眉顿时蹙起来:“怎么回事?”立马有人应道:“是司馨言在外面吵闹嚷嚷着要见纪皇您。”纪修染早猜出了司馨言所来的用意是来找他复合。顿时揉了揉眉心:“轰出去。”手下唯唯诺诺的退下了。纪修染这时已经连跳两级,上了高三。曾经的少年已经变了。变得不爱说不爱笑了……

  那段时间,纪修染埋头苦学。终于考上了一个令人艳羡的大学。他父母想要他填高考志愿的时候填医学系。但是一向遵从父母的纪修染这次仅改变了选择,选择他自己最初的初衷,金融系。他上了大学。整天埋头于功课之中。有室友调侃的问他:“又有几个人传出喜欢你了,你打算怎么办?”纪修染正在数学建模,头也没抬:“喜欢是她的事,我不喜欢是我的事。”

  后来。纪修染学有所成。拿到了双博士学位。自己创立了一家公司。在金融行业混的风生水起。成为了赫赫有名的商界大佬。很多人都安排他相亲。但是他从来都不去。他明白自己的心。已经在15岁那年的大雨中遗失了……

  后来,司馨言家仍旧没有躲过破产的命运。无奈之下,她只能从原来的一个贵族小姐转变成了现在的一个平民少女走着普通人的轨迹。每一次看见有关于他的报纸的时候,她都在心底默默地后悔为什么15岁那场大雨,自己就把这么好的一个男人给弄丢了呢……

  以下为纪修染内心独白:

  我和她青梅竹马十年,护她十年周全。其实在那场大雨之前我就隐隐察觉出。有分手的迹象了。无论是男生女生,她不爱你了就趁早分。不要被伤了还输掉了自己的尊严。你这么优秀不能毁在感情上。其实。我爱她。亦没有后悔过。但也不想重来一次。因为就是犯贱。被她捅了一刀然后抽出来。还要求她再捅你一刀么。往后余生。请一定要记得找一个爱自己的人。然后在衡量自己爱不爱他。

  愿所有人都被温柔以待。

【作者有话说】我便是这次故事中的男主纪修染。 倾城不修染。公子世无双。

分享给小伙伴们:
短篇故事集(一次就好)作文: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经典词句网 > 名言哲理短篇故事集(一次就好)作文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惊涛骇浪
下一篇:没有了
短篇故事集(一次就好)作文相关文章